2021年11月26日 未分类 0

说实话,这条路有些奇怪。

因为它并不是笔直向前的。

地面时而向下,时而向上,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走得越久,我们就越无法判断自己此时,究竟走向了何方。

而更加令人苦恼的事情,却在下一秒出现了。

没错,我们前方的路,出现了三条岔路。

我一时不知道到底该走那条路,所以停在了原地。

“高伟,现在怎么办啊?咱们到底该走哪条路啊??”张强见到这个情况,顿时有些为难,他看着我说:“要不,你再用你的能力试试,哪条路才是正确的。”

我看了张强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事实上,我已经试过了。可是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将我的能力抑制住了,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哪条路,才是正确的。”

张强闻言,又转头看向司徒萼:“那,司徒,你的……”

他话还没说完,司徒萼就打断了张强的话:“不行。我刚才就发现,蛊虫好像也受到了某种东西的抑制,所以我也不能使用目蛊术探知的能力了。”

“啊??这……那我们咋办啊??”张强一听,表情瞬间就变了:“难不成,咱们分开几对,一一探查一番吗??”

妹妹好美丽

听着他的话,赵七七突然点了点头:“这到是个好方法。目前这种情况,最快知道结果的方法,就是分别探索了。”

张强嘴角动了动:“七七,你是认真的吗?这个山洞里到底有什么我们都还不知道,万一分散之后,出事了咋办??这也太冒险了吧??”

赵七七瞥了张强一眼:“你也知道这个山洞有问题,你想一下,高伟和司徒姐的能力都不能使用了。那么我们肯定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所以才应该抓紧时间,那么什么才是最节约时间的方法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大伙儿分成几组,快速探索各条路。这样才是目前最优的解决方法。还有,你现在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已经变相让我们陷入危险的境地了。是继续在这里纠结是否分散探索,还是听从我的建议,选择权在你的身上。”

张强一听,顿时哑然。

他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嗨。俺也只是说说而已,你是军师,我们当然听你的咯!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虽然不知道赵七七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我还是信任她的。

见其他人没了意见,我连忙说:“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吧!我们现在分成三组,我和七七一组前往左边的那条路,张强和司徒一组前往中间的那条路,王义和刘狗剩一组前往右边的那条路。我估计如果是死路的话,应该延伸不了太远。大家迅速的去探探路,一有结果就赶紧回来。如果遇到什么突发状况的话,就大喊一声。毕竟这里这么狭窄,声音很容易就传过来了。”

“知道了!!”司徒萼闻言,并没有太多的反对,只是点了点头。

王义也是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我这样分组是有原因的。

一来是因为,我和赵七七都赞成将刘狗剩留在团队之中。

二来是因为,司徒萼身体素质较弱,让张强跟她一起会比较放心。

三来,王义身体素质和警惕度都很高,让他看着刘狗剩,我们也比较安心。

就这样,我们三组在简单的交谈之后,就立即朝着各自需要探索的道路走了进去。

然而,我们还没走出去多远,就听见刘狗剩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接着,那头就传出了求救的声音。

我脸色一变,与赵七七对望一眼:“不好!!那边好像出事了!!”

“赶紧过去看看!!”赵七七表情严肃的说道。

说完,她迅速转身,朝着原路跑去。

我也紧紧的跟在赵七七的身后。

不到一会儿,我们就跑回了岔路口的位置,张强和司徒萼也正气喘吁吁的从洞口跑了出来。

见到我们两人,他连忙走到我身边:“发生什么了?我刚才好像听见刘狗剩的惨叫了。”

“我们也不知道,咱们还是过去看看吧!!”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就在我们几人准备进入最右边的那条岔路的瞬间,却见刘狗剩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狂奔着从里面跑了出来。

我朝刘狗剩身后看了看,却始终不见王义的身影。

心,没来由的往下沉了沉。

我一把扯住刘狗剩的衣领:“王义呢??他人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你说啊!!说话啊!!”

刘狗剩此时的脸色已经是惨白一片,他被我抓住衣服不停的摇晃着,完全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赵七七见我有些不对劲,连忙将我拉开。

“高伟,你怎么了??你这样摇他,他怎么能说得了话??”

听了赵七七的话,我才将刘狗剩给松开了。

刘狗剩见此,立即跑到了赵七七的身边,他喘着气,伸手指向他刚跑出的那条岔路口的位置:“有、有鬼!!有鬼!!!王义,王义他突然就消失了!!”

“什么???”司徒萼闻言,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张强听了刘狗剩的话,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三两步走到刘狗剩的身边,揪住刘狗剩的衣服,几乎将他提了起来:“你说什么??王义消失了???怎么可能!!是不是你做的!??老子早就觉得你有问题!!啊??”

此时的我,已经冷静下来了。

见张强有些暴走,我立刻将他拉到了一旁:“你先冷静一下。让他把话说完。”

张强瞪了我一眼,却还是把手给松开了。

站到刘狗剩的跟前,我一瞬不眨的盯着刘狗剩:“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你们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对王义做了什么,我绝对饶不过你!!”

说着,我眼神一狠,将背在背后的枪械取下,端在了手上,并拉下了枪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