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日 未分类 0

小桑吉顿了顿,接着讲下去:“自从当初的智者之后,每一世的恩西活佛都致力于用毕生的精力,去研究解读这些神秘的文字与图案,我们派出的人行遍天下,去搜寻一切与这种神秘文字相关的古籍和遗迹,探寻每一个可能有关联的传说。”

“经过了无数人的努力和付出,虽然我们始终无法完全破解所有的内容,但是这些文字所蕴含的奥秘,还是渐渐的浮出了水面。当初智者所抄录下的这一段文字,其实是一段预言,一段关于一个神秘宝藏的预言。”

预言?叶枫这时候心里只觉得有些激动难平。

这些年来,他曾经听到过很多人提到过一个什么预言,雷破天、唐大、唐老太太,还有明老爷子,他们似乎都知道这个预言,可是他们却都不肯说出来。

究竟这个预言的内容是什么,叶枫一无所知,他唯一可以猜到的是,这个预言一定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这些人似乎都对于自己非常的感兴趣。

记得当初在进入沙漠之前,他曾经旁敲侧击的向小桑吉打听过这个预言,不过当时小桑吉只是故作神秘的说,到时候自己自然就会知道的。

现在,是不是到了揭示真相的时候呢?

他心里忽然感到有些紧张,紧盯着小桑吉,等待他继续讲下去。

小桑吉看着叶枫的表情,如同看穿了他心中所思一般,淡淡一笑说道:“这个预言其实说起来十分的简单,它只是说宝藏被藏在坠落之地,伟大的战士世代守护着它,它在沉睡,等待着千年之后一个身带龙纹的天命之子,前来唤醒它,到时候世界的命运,天下的走向,全都掌握在这个天选之人的手中。”

小桑吉讲完了。

叶枫和张胖子俱都是一愣,这个预言的内容十分简单,甚至于非常的空泛,除了“身带龙纹”这四个字以外,几乎等于什么都没有讲。

张胖子有些愕然的问道:“这就完了?就这些?”

牛仔裤小姑娘娇艳无边写真

小桑吉点点头:“就这些。”

叶枫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那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天命之子?要知道江湖上身上有龙纹刺青的人可多了去了,一抓一大把,你们怎么能够确定是谁的?”

小桑吉微笑着:“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讲下去,听完之后,或许你的疑问就能够找到答案了。”

叶枫点点头,耐住了性子,继续听小桑吉讲下去。

小桑吉接着刚才的话接着讲述道:“当知道了这个预言的大意之后,我们便开始广派人手,在全天下,特别是在中原地区,努力寻找这个身带龙纹的人。可是天下之大,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这么一个人,无异于在大海捞针,没有一点线索。”

“长期寻找无果之后,在百余年之前,当时的恩西活佛便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预言之中说道这个宝藏由伟大的战士世代守护着,想必也是鸡极为厉害的人物,断然不会是无名之辈。既然如此,与其由我们藏人去中原无头苍蝇一般的瞎找一通,何不让中原足最有实力的几大势力去帮助我们寻找?”

“于是他便派出了几位精明能干的使者,在有意无意之间,把这段预言和宝藏的消息传给了由他精心挑选出的中原几大势力。这些势力之中,有江湖上势力最大的蜀中唐门和江南霹雳堂雷家,有富甲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意楼姬家,还有武林中被誉为泰山北斗的武当和少林两派。”

叶枫听了不觉暗自点头,原来这段预言的消息是这

样被传到中原各派之中去的。

小桑吉说道:“消息传出之后,江湖上的蜀中唐门和江南霹雳堂雷家,正斗得如火如荼,对于这个虚无缥缈的宝藏的传说,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太感兴趣。而一向似乎与世无争的天意楼姬家,却好像有些动静了。”

“我们知道,天意楼姬家之所以能够数百年来历朝历代都享有特权,生意做得遍布天下,这和姬家与历朝历代的朝廷之间的微妙关系,密不可分。这姬家的出身来历成谜,然而在历朝历代的改朝换代之中背后却总是或多或少的闪动着他们的影子,他们的力量实在是不容小觑。”

“可是在这个预言和宝藏的消息传出之后,我们发现,姬家当时的家主,竟然通过朝廷中的特权,暗地里在搜集关于这个宝藏的资料。到他死后,他的儿子,新一代的家主姬天语,更是利用姬家支持太祖皇帝反元成功,建立大明王朝的关系,堂而皇之的进入皇宫大内,查阅宫中收藏的诸多古书典籍,寻找关于宝藏的线索。”

“一直到了二十多年前,姬天语却忽然失踪了,姬家对外宣称他是得了急症,不幸身亡,由他的儿子姬无双执掌姬家,而姬家寻找宝藏的脚步这才突然间戛然而止。”

叶枫点了点头,之前经历了金吾卫被杀和西安城中瘟疫两桩大案的他,自然知道姬天语便是当年那组织起了十殿阎罗的神秘的轩辕公子,而他的失踪其实是被皇帝秘密囚禁了二十年之久,并非对外宣称的是死于急症。

看来他当年之所以被囚禁,说不定和这个宝藏还有着莫大的关系呢!

小桑吉继续说道:“而在另一边,武当派的创教真人张三丰,不但武功绝顶,冠绝江湖,而且一心修道,整日里闲云野鹤,云游四海,对于宝藏什么的身外之物,根本是不屑一顾,武当派那边也就一直是毫无动静。”

“奇怪的却是同为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派,当得知了宝藏的传说之后,当时少林的住持大师是名满天下的月岩永达禅师,他竟然主动给远在乌斯藏地的恩西寺写信,名义上是交流佛学,研究经文。”

“收到永达禅师的书信之后,当时的恩西活佛也十分意外,不过既然人家主动示好,自然不可轻慢了礼数,于是便立即回信。这么书信往来,一来二去的,恩西寺与中原少林寺之间的关系,也越发的密切了起来。”

“一开始,他们之间的书信还只是讨论一些佛学问题,到了后来,少林寺的来信之中,永达禅师竟然开始向恩西活佛讨教一些生僻的古文字,而这些古文字,竟然与当初智者从黄金圆轮之内带出来的那些缜密的文字一模一样!”

“直到这时候,恩西活佛便确信少林寺与这预言和宝藏之间有着某种关联。在他的再三追问之下,永大禅师只是说这些文字出自于以为朋友所抄录的一份上古卷轴。”

叶枫听到这里,不禁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