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日 未分类 0

而如今如来佛祖明面上说得慈悲仁爱,似乎是在一心为三圣母杨婵着想,实则话里话外却是不乏威胁警告之意。

若是杨戬配合,那么如来佛祖自然会亲自到玉帝面前为三圣母杨婵说情,若是三圣母杨婵不配合呢?

那么或许不管三圣母杨婵,亦或者是那腹中的“人神之子”都未必能够存活下去。

此话,不仅仅是杨戬和三圣母杨婵听得明明白白,其中隐晦的意思就算是唐三藏也可谓是听得清清楚楚。

取经人唐三藏,断然不可能交予你们,你们就勿要以卵击石了。

杨戬面无表情,握着三尖两刃刀的手掌再度紧了许多,阙庭之上天眼所映照而出的光芒越发的璀璨。

而就在杨戬眼睛微微一眯之下,隐有动手之意时,原本一直静静地如同旁观者一般的意难平骤然发笑……笑得有些冰冷,亦有些嘲讽。

“哈哈哈哈哈……”

“你们……是不是过于无视我了?”

意难平反问地道了句,随即说道。“三圣母杨婵乃是应我之邀参与到考验唐三藏的劫难之中,如今意外又怀上了我人族之子,我意难平自应护佑她平安,就不劳烦如来佛祖为她说情了。”

这一言说罢的同时,意难平几个迈步之间,隐隐有着将三圣母杨婵护在了身后,且将手中的宝莲灯交还到三圣母杨婵的手中,偏袒之意,不言而喻。

这一番举动,可谓是看愣了半空之中的杨戬以及如来佛祖。

唯美极致氧气女神私房写真

若不是清楚明白三圣母杨婵腹中之子乃是唐三藏的,杨戬怕都是误会是不是三圣母杨婵和意难平偷偷干了什么,然后让唐三藏来充当接盘侠了,否则意难平为何会这般维护于三圣母杨婵?

而本尊远在灵山所在的如来佛祖本来有些不解的神色,微微思索之间,却是明悟了过来。

“破绽……”

毫无疑问,不管是三圣母杨婵,还是她腹中之子,都将会是圣僧唐三藏的破绽所在,所以意难平才会这般不遗余力地维护着三圣母杨婵。

“意难平道友,你的计划还当真是一环接一环呀!”

当如来佛祖心中对意难平的形象有了大概的判断之下,诸多事情在他眼中也便忍不住深思起来,也便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

而后,意难平眼睛再度一撇,看向了半空之中那看不清表情变化的大佛轮廓,说道。

“根据之前的赌约,唐三藏他终究是输了,如来,自始这小雷音寺往东至火焰山所属,佛教不可踏足,且今后佛教若是妄伤人族性命以唐三藏的劫难因果,那便休怪我一果报一恩。”

如来佛祖微微的沉默,随即那大佛轮廓点了点头,应道。“好。”

一言应罢,一道佛光自那大佛轮廓处飞射而出,一侧直奔唐三藏的面前,一侧则落在西方巨峰山脚。

佛光闪烁,那既如同一条“天桥”一般,又像极了一道横跨在苍穹的流光,其中隐隐有着金莲点缀,又似乎有着众生诵经声于其中悠然响起。

“接引佛光!”

随着诸多妖圣之中最为博闻强识的猕猴王开口喃喃地念了一句,唐三藏也明白眼前这是何物。

传闻之中能够沟通人界和极乐世界之间的桥梁,能度恶人成佛,亦能引信徒入灵山祈见我佛之异象。

“金蝉子,既然此事已了,那便速速西行吧。”

正在唐三藏还有些惊异地打量着“接引佛光”之时,如来佛祖不忘催促了一声,显然不放心取经人一行被意难平在一侧旁虎视眈眈,而且还被诸多妖圣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先行离开。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唐三藏双掌合十,面容肃然地朝着如来佛祖所在行了个佛礼,说道。“弟子三藏感谢我佛。”

随即,唐三藏回首看向自己几位弟子所在之时,似乎愣了一下,问道。“八戒呢?”

“师父,二师兄被妖怪抓去腌了!”沙僧有些伤心地说道。

唐三藏闻言,转身朝着意难平说道。“阿弥陀佛,意难平施主,俗言道:生要见猪,死要见肉,还请将贫僧二弟子还回来。”

“好说。”

随着意难平应了下来,至尊宝手中金箍棒一顿,鹏魔王羽翼一动之下,有这一缕妖风直冲小雷音寺之内,短短数息功夫之间,便将猪八戒从中卷了出来。

只不过,如今猪八戒的模样着实是有些惨兮兮的,整个猪就仿佛是从盐堆里挖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还沾着大量的盐粒,怕是唐三藏再开口迟一点点,猪八戒整个放着盐焗估计问题不大。

“师父,你可算是来救老猪了,再迟一点,老猪怕是都要被吃了。”

被至尊宝暗中捉弄了一番的猪八戒刚一落地,便忍不住朝着唐三藏连连哭诉了起来。

“阿弥陀佛,八戒受苦了,不过为师刚刚也一样差点被吃了,你我处境相差不大,感同身受也,且再忍耐片刻吧。”

唐三藏轻言温和地安抚了猪八戒一句,随之朝着诸多意难平、至尊宝以及诸多妖圣微微行了个佛礼,便打算带着徒儿们踏上如来佛祖所降下的“接引佛光”离开小雷音寺所在。

然而……

“轰!”

一道银光坠落于唐三藏一行的面前,杨戬神情凛然地挡着唐三藏的去路,宛如一道天堑一般分隔开唐三藏和“接引佛光”。

“圣僧且慢!”

杨戬的声音异常的平静。

“二郎真君还有吩咐?”唐三藏的神色微微一变,语气之中隐含了几分愧疚地问道。

虽说唐三藏自己也是属于糊里糊涂的,完不清楚怎么就将三圣母杨婵给搞到有喜了,但事实已成,如今面对着杨戬,唐三藏莫名有些提不起什么底气。

“怎么?圣僧打算就这么走吗?”杨戬一字一顿地问着,目光如刀划在唐三藏的身上。

“杨戬,你别不识好歹……”

一旁的猴子却再也忍不住了,将唐三藏护住的同时,厉声喝道。“此事俺老孙的师父也可谓是吃了大亏,你还想咋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