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慕钟何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目光,脊背一凉,他下意识冲容裳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跟外面的慕青海说他在这。

可对付这样的人,容裳又怎么会手软。

她漫不经心笑了一声后又突然提高了音量,“父亲,我也想赶紧准备好,可是——”

话说一半,慕钟何整个人从前面扑了过来就要捂住她的嘴。

容裳面色一冷,她抬脚直接踹了上去。

人被踢飞,直接撞上身后的墙壁。

慕钟何瞬间“嗷嗷”大叫几声。

门外的慕青海突然听见自家儿子的声音,他脸色一变,提步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刹那,摔倒在地的少年入了他的眼,慕青海火,“慕钟何,你在你姐房里做什么?”

“他啊,他说今天要拖延我的时间,让我误了良辰吉日。”

本来慕青海已经很生气了,偏偏容裳还在一旁补上一刀。

怒火直飙,慕青海上前扯住慕钟何的领子直接将他拽了起来,“慕钟何,你是脑子进水了吗居然敢跑来这捣乱。”

彩色毛线女孩和她的猫咪

“父亲,我没有,我不是——”

“出去!”

压根就不听慕钟何解释,慕青海铁青着脸直接将他拽了出去。

而今那傅家的花轿已经来到门口,这臭小子尽知道捣乱。

从容裳的房里出来,慕青海直接喊了管家过来,让他把慕钟何关在房间里不要让他出来。

慕夫人刚从对面慕云卿房里出来,这会眼睛还红红的,她听见慕青海说要把慕钟何关起来,情绪就更激动。

“怎么?你现在有了一个可以嫁入傅家的女儿,就不要我们母子三人了是吗?”

这些天慕青海的改变都是为了容裳,慕夫人看在眼里,早已是受够了他。

“卿儿不愿意嫁给梁正宗,你非是要她嫁,你有想过我们女儿幸不幸福吗?”

“呵。”慕夫人嘲讽一笑,“而今我们钟儿又是做了什么惹了你们父女俩生气了?你居然要在他姐姐大喜的日子将他关在房间里。”

“母亲,母亲你救救我。”慕夫人一来,慕钟何的底气立马提了上来。

可他挣扎着,那管家就是抓得他死死的,有时碰到他身上的伤口,慕钟何都是疼得大叫。

他一叫,慕夫人更是恼火,上手扯着慕青海的长衫,直接在上面留下许多的褶皱。

“慕青海,你说啊你说啊,你对得起我们母子吗?”

大喜之日,慕夫人非是要在这里大吵大闹。

所幸的是门外鞭炮和锣鼓声响个不停,才能将这里的争吵掩盖住。

慕青海有些烦躁,他大吼一声,“兰玉,你别闹了行不行!”

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了成何体统。

“我闹?”慕夫人大哭大叫的,“好你个慕青海,我现在不过是跟你说上几句话你就说我闹了?”

“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吃饱了回来就嫌我这个黄脸婆给你丢人了?”

慕夫人越说越离谱,眼看着两边的花轿都已经到了门口,媒婆摇着扇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慕老爷慕夫人,恭喜恭喜啊。”

另一个媒婆也在道贺,“恭喜恭喜,真是双喜临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