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看着对方的长相,南宫浅脸色依然不好看。

别以为长得好看,她就不跟他算账!

今天就是他的错,错了就得受教训惩罚!

“不好意思,一时间开太快,没注意到。”男子勾唇邪气的笑,一双幽蓝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南宫浅。南

宫浅气笑,随即严肃的说,“你这是什么话,你知不知道你的没注意,是会害死人的,这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你眼里就那么不重要吗?”

一听他轻描淡写毫不在乎的语气,她心里就来气,恨不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今

天是她。要

是下次碰到其它反应慢的人,岂不是……“

我不是急时刹住了车。”男子皱眉。

“要是没刹住呢?”南宫浅愤怒无比。男

子抿了抿唇,即而邪气的笑道,“以后我会注意,要是真的没刹住,我会赔钱。”南

宫浅听到后面那四个字,瞬间怒火中烧。“

性感毛衣美女

有钱了不起啊,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杀了你,然后赔钱给你家!”南宫浅冷着脸暴怒道,要不是她现在双手提着东西,真想把他拉出来一顿暴打。“

……”男子。“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样,小心我打爆你的头!”南宫浅彪悍的说,随即提着袋子离开。

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南宫浅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眼睛里是笑意。直

到南宫浅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他才开车离开。

……战

无极到家后,把房子找遍了都没有找到南宫浅,只得立刻拨打她的电话。但

那边却提示关机。

刹那间,他有种置身在冰窖里的感觉,让他身发冷。

她怎么会不见!

手机也打不通!下

一秒。他

立刻朝门口冲去。..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没

有任何犹豫,战无极立刻开门,顿时便看到南宫浅双手提着东西站在门口。战

无极走上前将她紧紧拥在怀里,身子微微颤抖着,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他

真的很害怕失去她。

“你怎么了啊?”南宫浅一头雾水。不

懂他为什么这样抱着她,身子似乎还在轻颤。

她不过就是出去买个菜而已。“

你以后不要乱走,走了也要记得跟我说一声,你的手机打不通,我以为你出事了。”战无极双手用力的抱着她,声音有些沙哑。南

宫浅瞬间懂了,他是因为找不到她在担心,心里控制不住涌起一抹暖意,还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手机应该是没电了,下次我会记得跟你说,你不要担心。”南宫浅笑意盈盈道。他

是真的在担心她。

这种被人关心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以

前除了院长,再没有人把她看得这么重要,战无极是第二个。

“你去哪了?”战无极放开她,立刻拿过她手里的东西。

“我看厨房里没有东西,我就去买了些食材,准备给你做饭。”南宫浅脸上是明媚的笑容,随即拉着他进去,伸手把门关上。战

无极微怔,紧接着银瞳里浮现笑意,此时,他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他

感觉得出,她对他已经没了防备,甚至还开始在接纳他。

这样的认知,让他不知道多开心。

她忘记他没有关系,不记得他们所有的事也没有关系,只要她愿意打开心房重新接纳他就行。至

于记忆,他相信她会记起所有的一切。

“我很期待你做的饭。”战无极提着东西快速朝厨房走去。

南宫浅立刻跟上,然后将买的东西分别整理好放进冰箱里,“你要不要把大家都叫过来?”“

不用。”战无极是非常不愿意的。她

难得给他做顿饭,为毛要把大家叫过来跟他抢菜,那不是自我找虐么。

他是绝对不会叫他们来的。

“小太阳和小月亮呢?”南宫浅抬头笑看着他。“

下次,今天你做的饭只能我一个人吃。”战无极严肃的说,这么好的气氛,他不想把儿子女儿带过来,毕竟他们难得如此。

南宫浅微微笑,“小太阳和小月亮会怨你。”“

他们会理解我的。”战无极勾起薄唇。儿

子女儿那么懂事,要是知道,估计会选择不来,让他们单独相处,这样才能培养感情不是么。

“……”南宫浅瞬间无话可说。

“我帮你。”战无极走上前。

南宫浅摇头,“这顿饭是我做来感谢你的,不需要你帮任何忙,你去外面等着就好,你公司肯定很多事,要不要去处理下?”

“好,我在客厅等。”战无极笑道,随即往外面走去。她

说了不让他帮忙,那肯定不会让他动手。南

宫浅见他出去后,心情极好的立刻准备。战

无极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抬头朝厨房望去,便能看到南宫浅的背影。这

种感觉真好。片

刻过后。

香气在餐厅里弥漫。战

无极在发完邮件后,立刻关上笔记本,随即朝厨房走去,便看到南宫浅在炸虾。“

这个让我来。”战无极迅速走到她身边。锅

里的油太滚烫,他怕烫到她。

“不行,我说过这顿饭必须我自己来。”南宫浅抬头眼神倔强的看着他,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

战无极有些头疼。突

然,南宫浅发出一道闷哼声。战

无极立刻将她拉到旁边,然后看向她雪白的手背,只见上面沾了一滴油。

“没事,就是一滴小油。”南宫浅笑道。

就烫那一下而已,她还没那么娇贵。刚

开始学做饭的时候,她被烫的次数可不少。

战无极拿起她的手背,然后低头朝烫着的地方亲了下。南

宫浅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在手背弥漫开,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手背被烫的地方已经没了任何痛意。

“你……”

“还痛吗?”战无极抬起头看她。南

宫浅眨眨眼,“没了任何感觉,你刚刚做了什么?”

“用力量。”“

你真的有力量?”南宫浅好奇的问。战

无极点点头,神秘的说道,“晚上让你见识一下。”

“……”南宫浅。

“你出去,这道炸虾我来。”战无极严肃的说。“

可是……”

“这道菜就当是我做给你吃的,你已经做了好几个菜,够了。”战无极温声说道,他哪里还舍得让她继续炸虾,等下烫到,他会心疼。南

宫浅撅了撅嘴,最后只得出去,幸好她已经做了几个菜。突

然,门铃响了起来。

南宫浅抬头望去,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