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6日 未分类 0

之后的几天,霍也依旧是躺在病床上,他人生还是头一遭休息这么久,感觉浑身都在僵硬。

“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应该好好锻炼一下了,正好你陪状态欠佳的我进行实战练习,也可以提升经验。”霍也对来探望的江枫说道。

“老大,你就饶了我吧,这两天老柯和伯父轮番给我们一堆魔鬼训练,我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所以啊,以和我实战为由,你不是刚好可以逃避他们的训练吗?难道说和我战斗,会比训练更累吗?”

“哎?说的好像有道理啊。”

“论起怎么在我老爸手下偷奸耍滑,我才是专家好吗?”霍也一脸骄傲地说道。

江枫噎了一下说道:“我还以为老大绝对不是会偷懒的那种人呢。”谁知霍也却是答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老爸那个人,制定的训练计划就已经计算好了你会偷懒的提前量,确保即使你偷懒,也能达到他心中预期的锻炼量。所以换句话说,如果不想办法偷懒的话,搞不好还会因为锻炼超过身体极限受伤。”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为什么伯父总是在我们达标之前就让我们停下来,原来那时候我们就已经达标了啊。”江枫皱眉思索着说道.霍也随手从床头柜抓起一根慰问的香蕉,扒开之后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道:“没错,所以啊,人不能总是那么正经,要学会在万般严肃之中找到自己的乐趣,否则神经会崩掉的。”江枫愣愣地看着霍也,霍也问道:“怎么了?”江枫搔了搔自己的脑袋说道:“啊,没什么,就是觉得老大偶尔也会说出些人生哲理。”会有随后将香蕉皮扔到江枫脸上,

“你这叫什么话,我怎么说也是知名作家好吗?只要我想,就能写出比这床头柜都高的道理。只不过道理是道理,说出口的话,自己都未必相信。就像我,迄今为止,有好多人都因为我的不足而丧命,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因此被牵绊脚步,但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应该就能明白,怎么可能做到一点都不愧疚?”江枫将香蕉皮扔进了垃圾桶,一点都没有生气,反倒是眼神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霍也。

霍也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又拿起鲜亮的鸭梨一口咬下,

“安慰的话就免了吧,我还没那么脆弱。对了,你和琉璃最近怎么样了?”霍也忽然话锋一转,问起了江枫的问题。

江枫装傻充楞道:“我跟琉璃?老大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霍也斜瞥了他一眼,随即说道:“行,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来,帮我做一下拉伸。”霍也说着伸直双腿,就要用双手去够自己的脚尖。

逆光小清新长发美眉大胆诱人私房写真

江枫则走到床边,将双手放到霍也后背上,把他的身体一点点往前推。

“果然啊,才在床上躺了今天,连柔韧性都下降了。只不过用手去够脚尖,膝盖窝的韧带就开始疼了。”霍也如此抱怨道。

江枫疑惑地说道:“可是我觉得老大你的身体还是很柔软的啊。”霍也脑门冒汗地说道:“你不懂,我的个体异能可是很神奇的,它最大的优点不是为我带来某一方面巨大的增益,而是全面。如果是觉醒纯粹力量个体异能的异能行者,他们只要勤加锻炼,身体力量就能达到我的三倍甚至是五倍以上;恢复能力你也见过了,跟卡伦比都有些差距,只是那时候还没有太明显。但是之前和卡奇的对战,受的伤超过了自愈极限,而且极限速度也比不上天灾级普通的回复速度。不然我也不会现在还躺在这里。”

“但全面也有全面的好处,正常情况下,我的所有身体机能都是普通异能行者的两倍以上,尤其是柔韧性。但我是真没想到,我老爸交给我压箱底的燃命技,竟然会损坏我自己的恢复能力。不过好在这两天能明显感觉能力在恢复,左眼的视力也都恢复了。事后想一想,如果不用的话,说不定还能更完好地获胜来着,当时还是冲动了。”不过这都是马后炮,复盘嘛,越复越觉得亏,这是人的共性。

总觉得当时的自己或是别人能做得更好,但谁都不能穿越时空去纠正自己的错误,能做的只有让未来的自己做得更好。

卧床之后的复健是很重要的,霍也并没有忽略这点。霍也努力将自己的韧带延展到极限,而就在这时,江枫忽然问道:“对了老大,你和副社是不是在一起了?”只听

“咯嘣”一声脆响,霍也惨叫一声

“腰,腰扭到了!你松手,快,快!”江枫赶忙松手,霍也挺直腰杆,十秒之后疼痛彻底消失,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江枫有些尴尬地说道:“你当时不是昏迷了嘛,结果力场解开之后,她就直接把你背起来带到了医院,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等跟过来之后,你已经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了。副社就一个人坐在你床边看着你,那个眼神真的有点一言难尽。老大,你们是好多年的青梅竹马了吧,为什么不和副社在一起呢?”霍也思索了良久,然后反问江枫:“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江枫不假思索地说道:“间歇性犯贱。”霍也一巴掌抽在江枫后脑勺上,

“找死是吧!”江枫脑门重重敲在床板上,轰然作响,

“老大,你好狠!”江枫捂着手上的额头,恨恨地说道。谁知霍也却已经望向了窗外,像是在对江枫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是个会招来厄运的人,和我亲近之人,总有一天会被不幸笼罩,这种事以前发生的太多了。我没有能力保护晴雪,所以她离我而去。我没有能力战胜当时刚刚成为终极体的希尔,所以琉璃的姐姐和另外一个老大叔为我而死。我没能力代替表哥参加敢死队,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