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林凡一眼望去,那跟随着古河等人过来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金丹境修为。

而且一个个的看起来境界还不低。

都是在金丹境中后期,虽然不知道他们凝聚的什么金丹,但是凭借着他们那不大的年纪也是足以当得上一声天才的称呼了。

但是这一路之上,碰上的一群群的实丹境,甚至是虚丹境是什么情况。

看到林凡眉头微皱,一直跟在古河身后,和林凡一般背着一柄长刀,身穿青衫的短发年青人笑着道:“林公子,可是疑惑这里的这么多修炼者?”

林凡看向他,这人应该是来自一个城池之中的小家族,比之诸葛家要强一些,但是强不到哪里去。

林凡记得刚刚介绍的时候,这人是叫杨清风。

金丹境初期的修为,虽然并不显眼,但是身上的气息却是有些不正常,应该是有着一些底牌在身。

“呵呵,其实,这里的很多人在先前根本不知道进入这百兽山脉之中还需要那白银令牌。”

“所以,这其中倒是有着不少人只是跟着一些人过来凑个热闹。”

“哦。”

林凡了然的点了点头,这消息虽然传播的够快的,但是估计还是有着一些山峰颇为的偏僻。

清纯妹妹修长美腿温婉气质写真

一些修炼者并不知道,那黑铁令的真正作用。

不过。

他们这点实力就往这里凑,难道就不怕一些人因为没有凑够令牌就找他们麻烦吗?

穿过人群,众人便是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之上。

广场之上,最引人注意的便是一座十丈高的巨型石碑。

石碑通体呈黝黑之色,其上有着不少的古老花纹,显得极为的古朴。

在那石碑周围如今正有着一群穿着各异的修炼者汇聚,其中大部分皆是年青人,只有少部分是看起来年纪不小的修炼者。

在那石碑之下,如今则是有着一位青年持剑而立,面色凝重。

“这位疾风剑章家之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上面留下印记,之前那封启郡的张家大少爷可是连一寸的印痕都是没有留下啊。”

“一寸印痕才是有着进入其中的资格,这进入百兽山脉的资格真是难。”

“别说一寸印痕,一些人甚至难以在这上面留下一丝印记,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拿到白银令牌,真是好运啊。”

“别说了,开始了。”

……

周围的议论声丝毫没有影响到那章家青年,只见其浑身星力翻涌,手中的长剑之上有着缕缕的青色劲风呼啸。

那青色的劲风呼啸之下,一股金丹境的气息横扫场。

“喝!”

一声低喝,在其长剑之上,那丝丝缕缕的青色劲风竟然是部融入了他的长剑之中。

“风之疾,陨灭!”

手中长剑之上有着一抹剑罡闪动不停,章家青年身躯迈动,手腕有些抖动,但是其手中长剑却是看起来轻飘飘的前刺。

“嗤!”

一道有些牙酸的摩擦声音自那石碑之上传出,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那青年的落剑之处。

“不错,竟然能够将剑插进那石碑之中。”

“这应该是留痕成功了吧。”

“石碑留印,寸许方进!”

“拔出来了,不错,有着一寸多一些,未到两寸。”

……

“嗖!”

一道黑光自那石碑之上射出,准确的射进了那青年的身上。

那青年虽然看起来有些疲累,但是看到自己已经是得到了那所谓的资格,脸上也是有着笑容展现。

在身边几人的陪伴之下消失在人群之中。

在那青年离去之后,那石碑之上的剑印却是缓缓的消散,石碑再度变得光滑起来。

在那青年之后,也是有着十数人上去尝试,但是除了两位金丹境之外,也就只有一位实丹境勉强算是达到了要求,其余人皆是不合格。

“怎么样林兄,这石碑留印对你来说应该是没有什么挑战吧!”

看了这么长时间,大家对于这石碑留印的难度也是有了一个准确的认知。

一般来说,只要是实力达到金丹境中期的,都是可以在上面留下印痕。

但是金丹境初期之下的却是只能看个人的手段。

不过,这个条件对于林凡这一行人却是没有什么。

人以类聚,能够和古河这些人走到一起的都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这些人比之林凡等人还要先来,都是已经通过了那石碑留印,这次也是专程陪着古河等人前来。

“那我们就去试试?”

林凡轻笑,示意

古河等人先请。

古河也不推辞,带着众人踏出人群。

“这是,丹王阁和玲珑阁之人?”

“小丹王古河,玲珑阁无忧仙子,他们怎么走到一块去了?”

“想不到在这里能够再次见到小丹王,之前我也只是随着父亲在这一代丹王大人的寿宴之上见过一次啊。”

“小丹王出手,那肯定是轻松的很。”

……

丹王阁的人和玲珑阁的人一起出现,理所当然的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身为风行皇朝顶尖势力之中的天骄一般的人物。

也是各个宗门之中的门面。

所以,在场之中,认识他们的自然是不再少数。

“怎么样,萧兄有把握吗?”

林凡扭头朝着那面色凝重了一些的萧鼎询问道。

虽然萧鼎最近因为那阵法的原因实力进步了不少,但是实力还是没有跨过那金丹境。

靠着各种手段或许能够与金丹境抗衡,但是想要在上面留下印痕,估计也不容易。

“没事,要知道,我可是咱们之中最为了解这遗迹的人了。”

“这件事,我可是早有准备。”

萧鼎微笑着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走吧,他们也弄完了,咱们也该过去了。”

听到萧鼎的回答,林凡也不再去担心其他,迈步朝着那石碑走去。

“林兄要出手了吗?”

刚刚测试完的古河,轻轻松松在那上面敲出了一足有四寸之深的印痕。

看到林凡走出,主动的上前说道。

刚刚说完,就听到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惊呼。

目光转动。

只见,无忧已经是收刀入鞘,石碑之上,一道足足有着五寸深的刀痕正在缓缓消失。

“无忧,你这可是比我强的太多了啊。”

古河苦笑着说道。

面对古河的苦笑,无忧只是回了一个微笑。

而看到林凡望了过来,原本还很是平静的无忧忽然变得有些扭捏,望着那正在消失的刀痕,有些局促的说道:“让林公子见笑了。”

“林公子出手,想必会给这些人一个惊喜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