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窃星之手的秘密据点设立在巴黎城外的文森森林里。自从大唐武盟匠工局的数万巧匠飞快完成了巴黎的基础建设,文森森林守夜人营地一点点被废弃。无数守夜人转行成为武盟匠工,在巴黎拥有了自己的新居所。另一部分骑士和军官也受到武盟邀请入驻巴黎,帮助守城或者转行成为翻译官。

破烂不堪的守夜人营地渐渐成为四方流浪汉和盗贼团伙的窝点。在经过莫里斯堡、守夜人和武盟的数次联和扫荡之后,这里的盗贼全部被抓捕,流浪汉也都强迫进入巴黎工作,这里成了无人鬼域,特别适合外地盗团在这里建立秘密基地。

窃星之手盗团的幻术师和魔法师们在营地之下偷偷建立了一个魔法地堡,在地堡中央构筑了一间炼金牢笼。这个牢笼和魔术阵相连,受害者从入口被传送后,必然会在炼金牢笼内出现。

炼金牢笼内安装有阿德莱德自创的七重迷情幻阵。进入幻阵的人会以为自己回到了最熟悉最安全的家中,并和家里最亲密的人进行着毫无顾忌的交谈。

在这个幻阵中,阿德莱德将会一点点通过迷情阵法的推演变幻,催发出七重情境,逼迫受害人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她想要知道的秘密全都倾吐出来。

最后,被掏光了大脑的受害人如果性格有趣的话,阿德莱德也许会抹去他的记忆放他回家。如果性格无聊,则会被阿德莱德做成炼金素材,连尸体都被利用掉。

此时此刻,在迷情幻阵之外,阿德莱德身穿睡袍,慵懒地躺在一张制作精美的躺椅上,手里拿着绛红色的葡萄酒,懒洋洋地望着地堡中央的牢笼。

阿德莱德的炼金分身术并非遥控一个傀儡分身,而是将整个灵魂从肉身中抽离出来,进入她炼成的分身之中。她的原始躯体会被保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以防被人劫走。这一次她和刺客兄弟会联手诱捕雷长夜,自然更要加以防备,所以她甚至连这个秘密据点都没有告诉任何外人。

等到她的灵魂从死亡的分身中脱离出来,回到她原始的躯体中时,这个基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这是她难得的独处时刻,也是她觉得整个计划最迷人的地方。她可以懒洋洋地躺在她最爱的躺椅上,等待着计划结束,她的猎物自己传送到眼前。

每一个完美的盗窃最让她心动的,就是在计划完成后,成果落入眼前的那一刹那。这一刻,仿佛她的整个生命都充满了意义。

死亡的刺激,成功的满足,还有复生后的欣喜和虚弱交织在一起,阿德莱德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将攀上前所未有的高峰。她静静地等待着,等着最后一刻的完美收官。

你要我原谅

嘶……

炼金牢笼内的迷情幻阵发出一声轻吟,那是阵法启动的预警。阿德莱德的双腿紧张地曲成“S”型,双手捧着葡萄酒杯,睁大美丽的绿眼睛,痴痴等待着。

咚!一个五花光头人狼狈无比地从牢笼内魔术阵出口喷涌而出,啪地落到地上。他站起身,刚要四外张望,迷情幻阵严丝合缝地开始启动。他愣愣地望着前方,陷入了幻境之中。

阿德莱德知道,这个进程会持续一天到五天不等,看每个人的精神抗性。但是最终,他们都会开始有问必答,把他们所有的秘密倾泻而出。

她成功了!阿德莱德从躺椅上跳下来,高举酒杯:“干杯~~~~~~!”她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数个小时之后,窃星之手盗团的九大幻术师鱼贯走进秘密基地,每个人都是筋疲力尽的表情。靠他们九个人维持一个如此高效和神奇的时空法阵,同时还要张开魔法壁垒抵御整个吕岱安的魔法监控,这让他们疲惫无比。

“夫赛玟真的做到了!”阿德莱德看着他们进屋,忍不住笑道。

“……”幻术师们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阿德莱德问。

“他……”九人中的首领幻术师盖特脸色铁青地叹了口气,“他让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上去送死,引出了雷长夜安排的埋伏,也引诱出了雷长夜的真身。他则冲过去做出刺杀雷长夜的样子,逼迫他的真身最后落入了阵法入口。而他……”

“他死了?”阿德莱德追问。

“他隐身突围了。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被杀时同时自爆,炸得现场面目全非。”盖特说到这里额头冷汗直流,“夫赛玟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盗王阁下,万万小心啊。”

“哼,他果然做出来了,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阿德莱德笑嘻嘻地说。

“盗王阁下……”幻术师们震惊地望着她。

“没错,我暗示他必须这么做。否则,雷长夜不可能会掉以轻心。这一次,刺客兄弟会可以拿到刺杀雷长夜的荣誉,而我拿到雷长夜的人。大家各取所需,完美结局。”阿德莱德冷笑着说。

“那……盗王想要他进来吗?”盖特无奈地问。

“当然,行动已经成功,夫赛玟也尽到了义务,必须与他坦诚相待,否则,你们也不想被他惦记上吧?”阿德莱德阴冷地一笑。

“当然。”盖特和众幻术师同时躬身,“那我们去守住外面。”

“乖。”阿德莱德妩媚地一笑。

盖特领着幻术师们走出了秘密据点地牢,门外出现了一位身穿皮甲的熟悉身影。

“夫赛玟阁下,请进。”阿德莱德抿嘴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打扰了。”夫赛玟走进了房间,来到阿德莱德的面前。就着魔法灯的光芒,阿德莱德可以看到夫赛玟脸上的焦黑和裂痕。刺杀雷长夜的那一战,他也没有全身而退。

“雷长夜的手下出手挺狠啊。”阿德莱德爱惜地用手抚摸着夫赛玟的脸颊。

“呃……其实是巴尔塔萨和拉韦拉克的自爆搞的。”夫赛玟耸了耸肩膀。

“哈哈哈哈,那就太有趣了。”阿德莱德仰天大笑。

“无论如何,在盗王阁下的帮助下……”

“还是叫我阿德莱德吧,盗王已经死了。”阿德莱德悠悠地说。

“在阿德莱德阁下的帮助下,任务完成,我来这里确认一下雷长夜的情况就走。”夫赛玟沉声说。

“何必如此着急,我在这里准备整整一桶的葡萄酒,阁下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喝完吧。”阿德莱德眯起眼睛。

“临走之前……”夫赛玟并没有在意阿德莱德明显的挑逗,“我希望送给阿德莱德阁下一件礼物,以此纪念我和你一同参与的这次伟大历险。”

“哦?没想到夫赛玟阁下竟然有这样的浪漫情怀。”阿德莱德惊喜地说。

“阁下在吕岱安的魔法终曲,深深印入了我脑海深处,令我久久不能忘怀。想到阁下不能再继续盗王的生涯,我想这一段光辉的记忆,你应该希望反复回味。”夫赛玟柔声说。

“哦,阁下出乎意外的温柔啊。”阿德莱德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我已经忍不住要看你给我的礼物了!”

“这是我的拙作,请阁下鉴赏。”夫赛玟从怀里掏出一副镶嵌在木框上的小小画卷,对着阿德莱德展示,画卷之上画着的正是阿德莱德。她全身包裹残破的黄金圣甲,背后被烈火燃烧,双手张开如天鹅,头颅高昂,仰望星空,犹如一位在烈火中升入天空的圣天使。

阿德莱德睁大了眼睛,痴痴地望着画面上的自己。画上的阿德莱德双眼闪烁星光,脸颊潮红,嘴含浅笑,零落的黄金盔甲中透出她穿在内里的丝绸衣裙,这衣裙的袖子在风中狂卷,犹如残破的翅膀。

夫赛玟的画笔犹如被天神赐福,每一根线条都精确捕捉到了阿德莱德狂野恣肆的精神气韵,她的邪恶,她的傲慢,她的狂放,她的不羁,她的自由,所有的一切都凝练在这副画中。旁观的大魔导师械兵们呆愕的样子,犹如黑金般深邃的夜空,被火光照亮的树木和花朵,每一点笔触都将那一夜瑰丽迷人的记忆带到了阿德莱德的脑海之中。

“我就是窃星女王,我也是阿德莱德,我是清晨,我是午夜,我是天使,我是魔鬼。我是光,我是影,我是神,我是罪!我是创造,我是毁灭!那一夜的你,犹如蜡烛燃尽前爆出的花火,是人世间最美的存在。我想,你一定希望永远活在那一瞬间。”

在阿德莱德耳边,夫赛玟的话犹如催眠的咒语,让她的心如烈火般燃烧。她痴痴地看着画中的自己,心中涌出无边的怜爱和向往。

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自己真的重新回到了吕岱安的街心花园。而她的背上真的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惨叫着释放出寒冰魔法,迅速熄灭了火焰。

“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哪儿!?”阿德莱德震惊地尖叫。

“欢迎你回来,盗王阁下,”在她背后,夫赛玟微笑着走了过来,双手一展,“这里就是你梦想着永远生活的地方。窃星盗王演出的最后一幕。我们每个人都为你的表演而泪流满面。”

“你到底是谁?!”阿德莱德双目血红地望着夫赛玟,“这不是夫赛玟能够使出来的魔法!”

“这个嘛……”夫赛玟从背后拿出一枚蒲扇扇了扇,“让我来好好介绍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