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 ,,

   一幕幕画面在脑中无法消散,那是密密麻麻堆积的毒虫,一口一口啃食着媚君的血肉,在她的身体里穿梭。

   凄厉的惨叫响彻在脑海之中,今生今世恐怕都难以忘记。

   辜雀从未听到过如此痛苦的惨叫,来自于媚君,来自于自己的妻子,来自于无数次把生命都献给自己的女人。

   他的脑子再无任何东西,像是要把所有痛苦都屏蔽。

   身死气滔天,黑光澎湃,额头魔纹狰狞,如心脏一般跳动。

   黑纹!消失了整整六年的黑纹,终于又出现了!

   这代表着什么?他不会管,他只想毁灭,把一切都毁灭!

   南游真人碎裂的残躯依旧躺在地上,头颅已然被辜雀捏爆,淋漓的鲜血洒满大地,辜雀手中的泣血刀娇艳欲滴。

   沉默,良久的沉默。

   寂静,可怕的寂静。

   终于,碧游宫的强者终于反应了过来,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脸色剧变,骇然惊呼出声,不禁连连后退。

   短发mm的黑白性感

   “辜雀!竟然杀了大长老!碧游宫与不共戴天!”

   “杀了这贼子!杀了他!”

   一声声惊呼响起,碧游宫跟随而来的轮回境高手对视一眼,大怒冲出,直直朝辜雀杀来。

   足足十大轮回高手,打出澎湃的掌力,滔滔不绝般朝辜雀涌去。

   辜雀根本没有回头,他的身体漆黑如墨,他的眼中血海滔滔,眉心黑纹扭曲,手中的泣血刀朝后一拉!

   只听一声撕裂空间的可怕之声发出,一道无匹的黑色刀芒刹那间贯穿天地,吞噬掉掌力的同时毫不停顿,直接把十位轮回高手拦腰斩断。

   他们都还未死,发出凄厉的惨叫,重重坠落在了地上,然后开始抽搐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吓得脸色苍白。

   此子到底有多强?明明是命劫之境,明明不到神阶,但杀神阶如屠狗一般,一刀直接斩去了南游真人,一刀直接带走十大轮回高手。

   辜雀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连皮肤都没有任何跳动,如雕像一般,直直看向前方。

   瞳孔透出的血光直接洞穿空间,朝盖翠激射而去,可怕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涌出,滔滔不绝席卷大地。

   仿佛万物都要冻结,水长天一声暴喝,大手猛然朝下一劈,一道掌力直接把辜雀的目光捏碎。

   他冷冷看着辜雀,大声道:“无知之徒,竟敢一人独闯我魔都,今日便要飞灰烟灭!”

   声音喊得震天响,却不见他有任何动作。

   辜雀眉心黑纹狰狞,连看都没有看水长天一眼,只是死死锁定着盖翠。

   而盖翠早已吓破了胆,她知道媚君在等人,在等一个叫辜雀的年轻人。

   她从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道辜雀是哪里的野男人?后来才听说辜雀是罪孽至尊,是罪孽森林的无上存在。但那时候,辜雀已然四面楚歌,她也松了口气。

   但今日却没想到,辜雀竟然真的降临了!

   而且,还强大到如此地步。

   心中恐惧万分,那杀意实在太可怕,她身体已然忍不住颤抖,急忙喊道:“杀了他!快!快杀这个恶魔!”

   声音传遍天地,四周魔族的将士身影齐动,却是反而朝更远的地方跑去。

   他们不傻,他们早已不满十大长老的做法。

   而且,此刻的辜雀,实在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在走,盖翠气得胡乱谩骂,但却偏偏没有任何作用。

   辜雀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但那股可怕杀意,似乎已然令空间凝固。

   她早已胆裂魂飞,连忙跪下身来,大声道:“饶命啊!不能杀我!我、我求饶了我吧!”

   声音凄惨无比,但没有人同情她。

   她又连忙看向媚君,朝着媚君重重磕头,把额头都磕裂了,哭喊道:“圣女,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饶命啊!”

   媚君把一切听在耳中,但她的眼神却一直看着辜雀,目光之中尽是如水一般的温柔。

   辜雀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极速朝盖翠而去,手中泣血刀已然抬起。

   “放肆!”

   水长天一声大喝,大手猛然凝聚成一个可怕的掌印,轰然朝辜雀拍来!

   掌印碎裂虚空,辜雀身影动也未动,十七把妖刀忽然激啸而出,把水长天的身影直接挡住。

   “拦住他!快拦住他啊!”

   盖翠的声音惊恐到极致,她已然开始在后退了,她早已吓破了胆。

   水长空一声暴喝,也连忙朝辜雀杀来,但同时却也被妖刀挡住。

   于是终于,没有人赶来救她,妖刀,是神阶不可逾越的屏障。

   辜雀走进,冷漠的眼神打在盖翠的脸上,忽然身影闪过,手中已然出现了一个白净的小瓶。

   左手一伸,盖翠的身体已然跪倒在了辜雀身前,被封住了所有元气。

   她在哭喊,在怒骂,在求饶,声音传到每一个人耳中。

   辜雀食指一点,她的头颅顿时被透出一个大洞,人未死,辜雀手中的无尽之瓶已然倾斜。于是那滔滔不绝的金属银液顿时直接进了盖翠的头颅,顺着经脉朝下流去。

   可这金海的银水何等剧毒,又何等沉重,灌注进去,她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重量直接撑破了她的经脉,而剧毒,这腐蚀着她的血肉,犹如万虫噬咬,痛不欲生。

   惨叫之声发出,惊得四下众人脸色苍白,心头发寒。

   这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辜雀再次扬起了手中的刀,眼中血海滔滔看着众人,终于寒声道:“们都要死!”

   声音没有杀人的痛快,没有可怕的愤怒,有的只是无尽的森寒。

   水长空看到盖翠的模样,不禁急怒攻心,厉吼道:“混账!杀我魔域长老!找死!”

   他声音惊破天地,和水长天对望一眼,同时打出一道掌力,直接把辜雀的十七柄妖刀震开。

   而辜雀,终于转身,任凭盖翠惨叫却置之不理,血色的目光直直投在水家兄弟的身上。

   他瞳孔一缩,血光爆射,像是把那十七柄妖刀部染红!

   每一柄妖刀都完美无比,散发着邪恶妖异的戾气,把虚空一重重分割开来。

   “死!”

   随着辜雀一声暴喝,十七柄妖刀把虚空直接割成碎片,朝水家兄弟斩去。

   可怕的锋芒在席卷,水家兄弟一声暴喝,齐掌而上,爆发无穷元气。

   但下一刻,惨叫之声已然传遍大地,十七柄妖刀直接把两人拦腰斩断,血雨洒遍大地。

   “不可能!”

   盖青脸色剧变,不禁惊呼而出:“绝无可能!、区区命劫,怎么可能这么强!”

   辜雀没有回答,只因水家两兄弟已然身体重组,他现在很认真,很认真在杀人。

   顾南风却是冷笑道:“命劫?用境界去形容一个异数,还是一个失去理智的厄运之子,未免太可笑了。”

   声音传出,一柄妖刀顿时朝水家兄弟斩去,在斩去的同时,化作十丈之长。

   恐怖的锋芒席卷,两人在瞬间再次被懒腰斩断!

   任凭他们元气滔天,任凭他们身影闪动,都逃不开妖刀的封锁。

   他们开始怕了,开始逃了,眼前这个煞星、这个恶魔,他根本就不是人,根本就不可能被击败。

   但整整十七柄妖刀将他们包围,斩得虚空不断破碎,他们唯有苦苦支撑,被一次次拦腰斩断。

   血雨在流淌,流淌如辜雀的眼神,惨叫不断传出,水家兄弟早已绝望。

   “住手!住手!害女人的凶手在那里!去找她!”

   水长天,魔族的大长老,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但迎接他的是辜雀冷漠的脸色和可怖的妖刀!

   一颗头颅飞起,漫天鲜血激洒,猩浓的味道充斥着这片天地。

   “!”

   水长空脸色苍白,颤抖的手指着辜雀,连话也说不出来。

   而下一刻,他的头颅也已然冲天而起。

   “呵呵!”

   辜雀的脸色忽然有了变化,他竟然在笑!只是那笑容比没有表情还要可怕。

   他似乎像是在享受杀戮!

   于是,他转身,眼睛直接朝盖青看去,血红的目光如电一般,扫过他的身体。

   盖青不禁惨叫一声,只觉这目光似乎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煞气,扫过之后,自己的身体已然像是被冻住一般,骨头在一根根断裂。

   “住手!这个恶魔!是疯了吗?”

   盖青大吼出声,吓得脸色苍白,直接转头便朝魔都深处逃去。只是步子刚刚迈出,他已然看到了辜雀。

   在前方站着的辜雀!

   他不知道辜雀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也不知道辜雀的速度为何这么快,但他并没有多想。

   因为那一道猩红的泣血刀光,已然斩破了整片的空间,把他的头颅直接斩去!

   鲜血如雨一般洒下,洒在大地之上,盖青死了。

   仅仅百个呼吸,魔族十大长老,已然有四个被辜雀所杀。

   所有人都傻了,所有人都沉默了,看着虚空之中这可怕的身影,生怕厄运会沾染到自己身上。

   “呃啊!”

   辜雀仰天长啸,声音沙哑无比,带着无法形容的悲怆。

   心中忽然想起曾经和媚君的一幕幕往事。

   赢都学院初相遇,她是那么的明媚,那么的娇艳,身材婀娜,黑裙飞扬,眼中似乎有水波荡漾。

   自己只是看了一眼,便再也无法忘记她的美貌。

   而之后,死亡山脉的生死共度,玄州楚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神都圣地会武她再渡命数

   还有那茫茫雪域,跟着自己逃亡八万余里。

   那时候的自己太弱小,只是一个在大陆底层挣扎的小修者,她贵为圣女,一次次为自己剖心剖肺,付出生命

   可如今,她等自己,却遭受了世间最可怕的酷刑!

   一切,都怪自己没能早来。

   心有千万恨,唯鲜血可洗!

   长啸不绝,声音悲痛万分,眼中血泪盈眶,手中短刀泣血。

   媚君虚弱地站在牧魂人后面,看着天空之中的辜雀,泪水终于模糊了双眼。

   而下一刻,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忽然传遍大地,来自于魔都深处,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众人脸色皆变,顾南风不禁变色道:“不好!魔族的先辈们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