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我们……原本打算进去杀掉灾祸。但是在洞穴中,那灾祸就好像……就好像一只幽灵,根本抓不到他。

他一上来破坏了我们的光源,黑暗之中……我的感觉手腕被什么缠住了,很疼……火烧一样的。缠住我手臂的东西被砍断了,但袭击没有停止。

之后将近一天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减员,有时能听到远处……咔咔的声音,听上去像是灾祸躲起来,在嚼着我们同伴的尸体。

洞穴中到处都是花嚓花嚓的回声,让我头皮发麻,脑袋也开始晕晕乎乎的,我们试着原路返回,但是……却找不到出路了。

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看到了洞口的光,可是就只剩下我和班长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见到了一点希望,但是断了一只脚的班长,就那么被拽了回去……借着洞口的光,我才看清,那是紫色的蛛网。班长用尽最后的力气,用异能术把我打了出来。

我想去求救,但是肚子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浑身无力,根本起不来……后来,你们就来了……

还能看到阳光……太好了,太好了!”

录音就到这里,之后的就只有霍也收起了晶脑,对众人说道:“还需要再听一遍吗?”

爱丽丝鼓着腮帮子说道:“还听!我都快把这段话背下来了!”

霍也挑了挑眉毛,“呵,那你给我分析分析,这段话有多少隐藏信息是我们能够利用的?”

爱丽丝知道哥哥是想考校一下自己,她也不甘示弱,头头是道地说道:“嗯……那个灾祸的蛛网有毒,所以我们要小心蛛网。然后还有,明明已经让整个洞穴陷入黑暗,一个天灾级却还要花上结果消失叫所有人逐个击破,要么他没有一次灭掉一队人的手段,要么他是个喜欢享受捕猎过程的恶趣味混蛋!

如果是前者,我么可以一拥而上强打,如果是后者,性格缺陷嘛,拿来钓鱼喽~”

梦圆少女秀美而灵动

爱丽丝到底还是姓霍尔斯,怎么可能没有战斗素养?不光是看出了问题,还能提出有用的建议,只不过她喜欢在哥哥身边跑龙套而已。

霍也嘴角一挑,却摇摇头说道:“这两点倒是没有说错,只是你也漏了很多。来,江枫,说说你看出来疑点。”江枫看到霍也的眼神,顿时间心领神会,他没有直说,而是提问道:“第一点,灾祸明明有能力追出来把近在咫尺的幸存者干掉,他为什么不出来?正常情况下,就算是真的死了,尸体也可以带回去当食物。”

霍也接话解答道:“这就要结合一些额外的信息了。灾祸之前袭击的时候是晚上,而神风的人看守他的时候,他从未在白天走出过洞口,那个叫刘启安的幸存者,是今天白天出来的,我想这就是他幸免于难的原因。那个灾祸不喜欢……不,是害怕阳光。”

爱丽丝顿时目瞪口呆,这逻辑……好抽象,但是又好像找不到什么毛病啊!

但是这还没完,江枫继续说道:“第二点,听这段。”

他说着,有选取了一段录音,播放出来“洞穴中到处都是花嚓花嚓的回声,让我头皮发麻,脑袋也开始晕晕乎乎的,我们试着原路返回,但是……却找不到出路了。”

“听完这段,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江枫问道。

他不是故意在卖关子,这是霍也提前交代的,情报工作不由光有江枫一个人来搞,因为这样会让大家对他产生依赖。所以他要引导,引导大家去思考问题,让大家都养成一种分析信息的能力。

一个完美的团队,应该做到每一个成员都必不可少,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大作用,却不会过分依赖任何一个人的能力,即使是他霍也也一样。

霍也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没有说,他想等等看,其他人有没有想法。霍也现在的心态就像是一个大家长,现在他是社长,未来他会是团长,有这种心态也是难免的。

霍也注意到上官玉蝶的样子有些扭捏,好像是想开口说戏什么,又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他轻轻握住了上官玉蝶的手,轻声说道:“说说看嘛。”

其他六个人当场就感觉不忍直视,这腐朽的恋爱闪光简直闪瞎了他们的24k钛合金狗眼!能不能行了?你们是想被架在火刑架上烧死吗?信不信我们这些单身狗成你们啊!

这些怨念都是在心中瞬间产生的,霍也是没有感觉到,但是上官玉蝶却感知得清清楚楚。她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霍也,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她只是简短地说道:“声音可以干扰耳蜗,产生眩晕感。脑袋发晕……可能是致幻的毒气。”

霍也摸了摸上官玉蝶的脑袋,“这不是说得挺好的吗?”

上官玉蝶赶紧受惊一般把霍也的手拿了下来,面对着众人酸溜溜的目光,羞愧地低下了头。

霍也颇具威慑力地环视众人,大家都心虚地低下了头。随后霍也说道:“行了,大致上就能了解这么多了,谁还有补充的吗?”

无人应答。

霍也点了点头,说道:“之前他们提醒的对,里面的灾祸现在已经吃了将近四十人,现在肯定状态奇佳,所以我们要格外小心,不能随便进入洞穴。所幸他是暗穴魔蛛,自己画地为牢,应该不会轻易逃走,我们就慢慢地和他耗,耗掉他的状态。雷里米,你做一个无人机,进去探查一下。”

“哦,马上!”雷里米应道,随即便开始了工作。

————————————————————

“其其格,其其格,能听到我说话吗?”其其格舒服地躺在洞窟地面上,没有恐怖故事之中经常出现的由头骨铺成的王座,因为所有的人多被他吃干抹净了。

耳朵边传来的声音是夏洛的,其其格很清楚。于是他懒散地答道:“干嘛~我才刚吃饱呢。”

“哈哈,看来你是吃得相当饱啊。不过吃归吃,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夏洛和人交谈的时候,总是那么风轻云淡。

“嗯,当然记得,想办法引班克洛夫的学生过来吗?不过我有点在意的是,你怎么确定,我会引来班克洛夫的学生,就算真的引来了,又怎么是你想找的人?”其其格伸着懒腰说道。

“无所谓,总要试试的嘛,你就这样待上一个月,只要到时候你没死,或者提前等到了我想看到的人,你就可以回来。到时候,只要有十二天灾死掉,我就向王举荐你,我们说好的。”

其其格明知夏洛看不见他的行为,却还是点了点头,他说道:“那当然,夏洛大人的信用我是相信的。只是我要的可不止这些!”

“哈哈……那你起码,也要先成为十二天灾再说吧。不说了,祝你好运。”夏洛的声音就此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