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6日 未分类 0

♂? ,,

神都学院,数千学生、上百老师站在周围,山河老师和尹老头瞪着寝室,月光下天地寂静,那一声叹息竟然是如此清晰。

金芒与黑光闪烁,澎湃的元气席卷而出,时而道韵弥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才平息下来。

门,开了。

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从小屋中走出,脸上轮廓分明,双目闪烁着金黑芒气,身散发着纯粹的道韵,黑袍无风自动,月光下,他竟然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乌先生连忙躬身,缓缓道:“雀尊。”

辜雀点了点头,目光朝尹老头看去,轻笑道:“老头,几月不见,风采依旧啊!”

尹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辜雀好久,才眯眼道:“突破了?”

辜雀缓缓摇头,身上道韵洒落,轻声道:“感悟到丝丝本源而已,算是小有进步。”

尹老头冷冷一笑,咧嘴道:“啧啧,是不一样了,我说过小子不是个东西吧!上一次见面怎么叫的来着?尹院长?尹老师?现在,嘿!直接老头二字了。”

辜雀摇头不语。

尹老头笑得猥琐至极,撇嘴道:“还雀尊,还低调?我呸!辜雀,别忘了也是老子手下出去的学生。”

高挑美女徐熙颜秀色可餐

此话一出,四周的学生纷纷变色,甚至连老师也不禁惊呼出声。

“辜雀?他是辜雀?就是骗了轩辕郡主和溯雪老师身体那个?”

“干!就不能记些干货吗?杀龙英雄哎!我们的学长!”

“在天宫外杀了神族太子的人!竟然没死!”

一个个声音喊出,四周的老师面面相觑,也差点没把肠子悔青,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当初为什么就不收辜雀做学生啊!要是有这么个学生,那可是光荣一辈子啊!

无数人的想法自不赘述,乌先生已然躬身道:“雀尊,目前动静不宜太大。”

辜雀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尹老头。

尹老头叹了口气,冷眸若电扫过四方,四方老师学生寒蝉若禁,皆不敢言。

尹老头沉声道:“今日此事权当没发生过,若是我发现谁嘴巴乱说,直接逐出学院!滚回去修炼,看看们这些德行!”

四周的学生老师连忙缩头就跑,山河老师也叹了口气,深深看了辜雀一眼,转头离开。

当年跟着自己参加学院比武的学生,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一时之间,山河老师似乎也老了不少。

辜雀看着熟悉的神都学院,摇了摇头,身影拔地而起,直朝学院后山飞去。

乌先生眉头一皱,也不说话,紧随其后。

尹老头脸色微变,不禁急道:“辜雀,要干什么!”

三人极速朝学院后山而去,山不高,百丈而已,却可俯览整个神都。

远处灯火辉煌,人声鼎沸,那是人间的繁华。

此地寒风侵袭,天地无声,这是枯山的寂寥。

枯山平坦,尚未入冬,无雪无白,却有秋瑟。

毕竟地上的杂草已经渐渐黄了,所以那一座低坟也显得毫不起眼。

大地苍茫,毕竟六年已过,无人祭拜,无人打理,已至埋没于杂草之中。

辜雀轻轻一叹,道韵席卷而出,把满地杂草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原本埋没的低坟也露了出来。

石碑斑驳,乃是当年自己亲手割成,如今已是沧桑无比。

“唐义勇亲母唐氏之墓。”

上面的自己也渐渐模糊了,辜雀伸出手指,重新划出痕迹。元力席卷,一抔抔泥土堆积,坟墓有显得崭新。

天地苍茫,孤坟荒芜,虽是风光之地,也难掩寂寥啊!

辜雀拿出了酒,倒了几杯,渗入地下。接着又点了蜡烛,烧了纸,插了香。

然后,缓缓跪在了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头。

乌先生看到辜雀跪下,连忙退后数步,跪在一旁。既为主臣,则必须要有礼数,这个到底他还是懂的。

画面似乎定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辜雀才缓缓站了起来。

就站在这低坡之上,俯瞰神都繁华,淡淡道:“尹老头,不做院长做起了长老,清闲日子过得很舒适吧!”

尹老头干笑了两声,不禁道:“反正老子比过得爽,毕竟雀尊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那群罪兽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辜雀道:“再不省油,我也给得起。只是怕有了油还不办事,就让人头疼了。”

尹老头笑道:“可惜有些人不缺油,不缺任何东西,凭什么要为办事?”

辜雀愣了片刻,不禁笑了起来,道:“老头,别那么精明行不行?或许我是来找叙旧的也说不定。”

尹老头犯了个白眼,道:“现在一副要死的样子,恐怕头发都急白了吧?还有心情找老头子我喝酒?扯淡。”

“酒当然是有的,就看喝不喝了。”

辜雀右手一挥,酒壶已在手中,斟满一杯,直接递给了尹老头。

尹老头眉头紧皱,淡淡道:“酒我自己有,不需要喝的,而且的酒太贵重,我这把老骨头耗不起了。”

辜雀轻声道:“命劫之境,寿命至少有个三四百年了,才多少岁?至少还能活个一两百年吧?没追求了?”

尹老头冷笑道:“到了我这个身份了,已经不需要在追求什么了。”

“是吗?”

辜雀一笑,忽然道:“可是有的人希望有所追求也不一定。”

尹老头道:“啊?小子不是个东西,老子不去。”

辜雀摇头道:“不是我,而是的老情人碧水仙子啊!”

听到这里,尹老头脸色顿时一变,整个人都沉了下来,寒声道:“小子,什么意思?”

辜雀道:“清闲日子过得好吗?”

尹老头冷着脸看着他,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忙碌的时候觉得辛苦,但清闲下来,有了太多的时间思考,自然就觉得枯燥。”

辜雀笑道:“不是枯燥,是寂寞,老头子就是喜欢装蒜。”

尹老头大怒道:“小子,说点好听的行不行!”

辜雀道:“我也不跟废话,神女宫宫主,乃是帝皇级人物,配不上的。”

尹老头气得七窍生烟,满脸涨红。

辜雀道:“桃李满天下,修为也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这么多年也算是名利皆有了。也该挽回一些无法释怀的遗憾了吧?”

尹老头变色道:“有办法?”

辜雀道:“来我罪孽森林,帮我成就功业,我给身份,如何?”

尹老头皱眉道:“什么身份?”

辜雀沉思片刻,轻轻道:“乌先生是我罪孽森林军师,也是未来的国师,做他副手如何?”

尹老头笑道:“地位确实很高,但老头子我不懂什么阵法天机风水,也不懂谋略诛心之道,能有什么用?”

辜雀叹声道:“没有用,我也不会找了。话说多了是酸的,就说去不去吧?”

尹老头连忙摇头道:“当然不去,我这把老骨头禁不起折腾。”

辜雀微微眯眼,忽然把脑袋凑过去,低声道:“不去,我就杀人。”

尹老头干笑道:“杀了我我也不去。”

辜雀道:“我不杀,我杀学生去。”

尹老头脸色顿时就变了,急忙道:“小子可别乱来,后山都是学院的先辈人物,不乏神阶高手,到时候引得他们出关,可就得死!”

辜雀笑道:“我不动手,我让城外随我而来的翼龙天马出手,以他的实力,趁们强者出关之前杀几百个学生还是没有问题的。”

说到这里,辜雀脸上已是森寒无比,道:“大不了他就是一死,但神都学院要是真的死了几百个学生,那一切都完了,那些学生的后台都不好惹噢!”

尹老头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几百个学生都死了,那传承数千年的神都学院也只有关门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哪怕自己再无奈,也终究身败名裂,成为神都学院的千古罪人。

他咬牙道:“辜雀小子卑鄙,不能用这种方式逼迫我去,这样我就算去了也不会办事儿的。”

辜雀拍了拍老头子的肩膀,笑道:“不逼,连去都不会去,又不要冲前线,怕什么?”

尹老头大声道:“没有意义!”

辜雀道:“挽救学生的性命不是利益?”

“那是威逼我的!我不服。”

辜雀愣了片刻,忽然笑道:“也罢,以为我不知道在想什么吗?老小子,好!我要是渡过了这个难关,保证帮把碧水仙子搞到手。”

尹老头老脸一红,不禁尴尬一笑,道:“何必说得这么粗鲁,是破镜重圆,不是搞到手。”

辜雀忽然压着身影道:“们当年睡过吗?”

尹老头大怒道:“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不去了!”

“哈哈哈哈!”

辜雀大笑出声,眼中寒芒一闪,厉声道:“好!和碧水仙子破镜重圆的事交给我,只要渡过这个难关,我辜雀一定帮实现,否则提头来见。”

尹老头连忙道:“别!小子别想套路我!到了这个境界了,提头来见和吃个饭一般平常,这算什么誓言?”

妈的!这老小子怎么这么谨慎?这样也能发现!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道:“没有否则,行了吧?保证让们破镜重圆。”

“这还差不多。”

尹老头大笑出声,看着辜雀,一把喝下了刚才的酒,猛地半跪而下,大声道:“尹东河,见过雀尊!”

辜雀点了点头,忽然笑道:“南方神木雕刻的院长楼,能不能带走?”

尹老头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忙道:“不行不行,这是学院的东西。”

辜雀道:“那就带上所有的东西,跟着我走。”

他说着话,回头看向孤寂的低坟,又缓缓跪了下去。

于是乌先生和尹东河,也连忙脸色一肃,重重跪了下去。

月光清寒,冷风如刀,枯山之上,三道身影跪在地上。

画面似乎由此定格,三个人,究竟又能走到哪一步?

他们都未曾想过,有些事不需要去想结果,只要确定自己一定要去做,便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