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3日 未分类 0

“要带上这个小姑娘?真的?”就算是楚长河,在听到管理员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也是觉得有些荒唐。

他们四个人看着安小语,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管理员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想让他带着进山,就必须要带上安小语,否则他都不会离开村子超过一天以上,再多几个亿也是不行。

楚长河很想让管理员做他们的向导,可是他们也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押在管理员身上,这一个亿已经是他们所有的家当了,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想要将所偶的事情尽量做得尽善尽美。

陈煜当时就忍不住了,对管理员说道:“我们都给你那么多钱了,怎么可能随便你怎么说?这个小姑娘明显就是个累赘,要是半路上因为出了什么事儿你又突然不想去了,到时候就白拿我们的……”

楚长河拽住了陈煜,他看到了管理员双眼当中的冰冷。

陈煜被楚长河拦住,心中还是愤愤,忍不住说道:“楚哥,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无非就是看见有利可图,突然就要反悔了,想要更多的钱!我说你们这帮子山里人,一点都不淳朴,在山里窝了一辈子,要这么多钱,不怕花不完折寿?”

安小语忍不住笑了,这些人还真是……这个世界上想找少尊出手的人已经数不清了,更不要说灵尊出手。说句不好听的,送他们进山,管理员就已经参与到天道的某些因果当中了,每一步都要如履薄冰。

但是这些人偏偏不领情,还以为一个亿的价钱很贵,如果不是因为这一个亿牵扯到的因果已经足够抵消大部分的影响,管理员也不会开出这样的价格。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就更好了,安小语还不想走这一趟。

虽然不知道管理员到底为什么突然要答应这些人进山,安小语可是明白,只要牵扯到管理员自己的行动和其他人因果的事情,管理员都绝对不会轻易开口和动手,其中必然藏着什么深意,很可能和自己有关系。

既然如此,怎么可能不带着安小语?

楚长河皱着眉头思忖良久,管理员提醒道:“过不多久,村子里的人就要入山了,你大可以选择其他人。否则过了这个时候,你们再想找人,就要等到明天早上了。”

听着管理员的话,陈煜脸上的表情就更加难看了,在他看来,管理员这就是在威胁他们。拿了他们的钱,还要用这样态度对待金主,这和陈煜之前的设想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乌黑秀发清纯大眼骨感美女芦苇荡里唯美写真图片

进山的时候,他都想象过,这些野蛮的、肮脏的、贫穷的、短见的山民,在听说他们寻找人领路进山的时候,会怎么样对他们谄媚,看着他们的钱两眼放光,前倨后恭将他们当成是神仙一样。

可是没想到现实居然是这样的,居然是他们把人家当成神仙,不止要付出一个亿的全部家产,还要受到对方的胁迫,在这个人面前他们居然没有一点的话语权?开什么玩笑?我们可是帝都来的有钱人!

陈煜越想越憋屈,干脆转过头去不看了。四个人里面那个不爱说话的男人看了一眼陈煜,眼神中多是不屑。女孩跟过去安慰着陈煜,楚长河却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影响我们的进度的话。”

管理员也没有跟他们含糊,转身关上了院门,叫上了在另一边给桃树“充能”的安小语,带着他们朝山里走了进去。而楚长河看着管理员身上背着的那个袋子,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就带这点东西?”

管理员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跟他们多说什么,如果不是现在不能动用太多的法则之力,这点东西都不是必须的。安小语就挂在管理员的肩膀上,刚开始他们都以为小姑娘过不了多久就要没力气了,结果没想到人家比他们精神多了。

凌晨进山,早上才到村子里,都没有休息多久,就跟着一起进了更深的山林。山林里面可不比山路上,山路上好歹还是平坦的,路上的积雪也有过往的商队消化,何况前些天警备队也才清理过一次。

可是山林里面已经堆积了这么多天的积雪,几乎都没到人的腰上,安小语走在雪地上,就像是在积雪里面游泳一样,管理员干脆就把她抱了起来。在这样深的积雪里面行走,是非常吃力的一件事。

管理员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可是四个普通人就受不了了,还没到中午的时候,四个人里面就有两个累得气喘吁吁,陈煜带着身边的女孩,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自己单独跟着楚长河来了,身边带着女生就是个累赘。

楚长河的状况也不是很好,显然他的身上也带着点修为,不过明体境界,修行大世之前一般修行馆毕业时候的修为。就算如此他的额头上也已经布满了汗水,脚步都已经沉重了许多,呼吸也开始紊乱起来。

反倒是另一边的保镖,大概在少师境界,虽然力量上并不多出多少,可是对于力量的掌控和心智的坚定更强,看起来也算是生死厮杀里面出来的,很习惯这样的跋涉,状态还很好。

一想到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人家是累赘,现在变成累赘的居然是自己,陈煜就恨不得转身离开。不过他也就是能这样想想,真让他离开,他怎么可能舍得树林里面可能存在的机缘?

楚长河可是说了,若是有能够将人引进修行路的宝物,到时候他们两个都可以获利,到时候两家强强联合,才有可能在世家的压迫下翻身。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家族的未来,陈煜咬着牙坚持着,也从没有说过要休息的话。

到了正午的时候,管理员才说道:“停下休息吧,一个小时,吃点东西。”

陈煜这才重重地喘了一口气,靠在了旁边的树干上,慢慢地往下滑,坐在雪地里面,最后只剩下了半个脑袋在外面。他身边的女孩也差不哪去,跟在他的身边也是有样学样。

管理员却伸手抽出了一把短锹:“先把周围的积雪清理开来,直接把自己埋进雪里,身体的热量会大量的流逝,到时候你们都支撑不到今天晚上。”

楚长河本来也打算就这么随地休息,听到管理员的话之后知道有道理,于是也拿出了自己包裹里面的折叠锹。陈煜懊恼地低吼了一声,也加入了工作当中,四个人一起,没过多久就清理出了一块空地。

随便从旁边找了一棵早就干枯死的小树砍了,将树杈堆在一起生了火。树林里面想要生活就只有依靠这样的小树了,夏天和秋天已经死掉晒干的很多树杈,已经被深深地埋起来了,相当的不好找。

管理员说道:“下午的时候,一路上都要留意这样的小树,中午能够找到这么一棵已经不容易了,要攒够晚上用的,剩下半点都要注意了。”

楚长河点点头,他们身上虽然也带着一些固体燃料,但是那种东西是要命的时候才要用的。而平民绝对不可能买得到警备队和军方的能量炉供热制服,所以想要在山林里面活命,就只有听管理员的话。

陈煜一听就翻了个白眼,这样的小树虽然不少,可是数量也不多。树林当中新生的小树,一旦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呈现两种极端。一种极端是从身边更高大的树木根系下抢夺营养继续快速生长,干掉周边的竞争者前辈;另一种就是在大树的夹缝中无法生存,变成这种干枯的死树。

如果说更小的树或许还能找到更多,可是在这样的积雪厚度下,显然已经不能够找到更多了。想到这里,陈煜忍不住问道:“我们上午走了多远了?”

管理员想都没想,直接告诉他说道:“直线距离大概八公里。”

“什么?”陈煜一下就跳起来了:“你说我们走了一上午,才走了十六里地?骗人的吧?这怎么可能?按照我们的速度,一上午走个三十里应该不成问题吧?就算因为积雪走的慢了点,二十里呢?”

楚长河的保镖终于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不是在上坡?”

陈煜愣了一下,没话说了,他们是在上坡,管理员也说了,是直线距离,甚至他们都能够察觉到,管理员是真的没坑他们。往回看看,他们拉出来的一串沟壑直溜溜的,还真就是直线,连点弯都没打。

颓废地坐在地上,陈煜喃喃道:“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到更深的山里面?”

管理员只是说:“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刚开始肯定是慢。”

对此,楚长河和陈煜都并不抱乐观的态度,再他们看来,刚开始精力充沛的时候都只能半天才十几里,他们可是看过了,这一片山脉的纵深怎么说也得八百多里,山脉的最深处四百里,也就是还得十多天的时间他们才能到。

结果管理员却说,没几天就能到?这是骗鬼呢?

安小语也没说什么,其实她也挺好奇的,管理员怎么就能打包票跟这些人说过不了几天到山里,在木屋的时候她就很好奇了。不过好奇这种东西,从别人嘴里得到答案终究还是下乘,只有自己体会才能够得到真谛。

所以她一直都在期待着,不像是这些人,对管理员一点都不信任。

用积雪将火堆掩盖起来,下午他们继续向前,山里当中的风雪其实比外面要小得多,至少树林茂密已经遮挡住了不少。但是到了下午,狂风依然肆虐,山间的狂风带着悚然的声音,穿梭在树干和树杈之间。

陈煜身边的女孩子胆小,几乎要缩成一团了,听到什么都觉得是鬼怪,加上本就天色昏暗,周围大雪纷飞,能见度已经很低了,显得更加吓人。路上不时的出现被大雪压倒的大树,横在前路上,露出一片明显高出不少的雪地。

其实按照气象学家的测量和计算,目前降落的雪量,已经足够将一块从未清理过的空地堆到三米高的程度。只不过山中地形崎岖,加上树林茂密,前些日子还有狼群过境,所以越往深处,其实积雪就会越厚。

在已经到胸口的大雪里面趟着,陈煜越发的吃紧,这才知道管理员中午说的有道理。在这样的积雪当中去前进,肺部的热量在不断地被积雪带走,他感觉自己已经要缺氧了,身边的女孩几乎是被他拽着往前走。

但是无论是楚长河还是保镖都没有说什么,甚至管理员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挂在他的肩膀上,都能踩着积雪的表面借力向前了,他还能说什么?只能是盯着安小语的美貌缓解疲劳。

山林当中的行进是十分枯燥乏味的,也因此格外的耗费力气。在这样的情绪里面,本来十分力气也去掉了两分,只剩下八分还要不断地被望不到尽头的树林带走不少,陈煜觉得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楚长河显然也是勉强前进,越往山里走,地上的积雪越深厚,女孩子为了缓解无聊的情绪,喘着粗气没话找话:“你们说,我们这么在雪地里面走,积雪里面不会突然出现什么东西吧?”

一瞬间,几个人就想到了什么蛇虫鼠蚁,陈煜愤恨地低声骂道:“闭嘴!”

安小语撇了撇嘴,其实没告诉他们,在这样的路上前进,其实是有技巧的,应该是轮流在前面开路,只要把路趟出来,后面的人就能很轻松地节省力气了。可是这些人也不知道是要面子还是真的傻,居然没想到。

那个楚长河的保镖或许能够想到,可是他没有说,看样子对楚长河也不是绝对的忠心,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安小语无聊之至,只能自己在一边脑补一场家族当中争夺权势的大戏。

终于挨到了晚上,或许因为觉得上午走得不够远,下午的行程居然还比上午更长了许多,就连路上攒下来的干柴都完全足够了。安小语轻车熟路地生了火,然后管理员便离开了这边。

女生看着安小语的脸,突然问道:“小妹妹,你们已经在山里生活多久了?”

安小语翻了个白眼没理她,这个人显然是在打发时间,只因为陈煜已经不想理她了。没有办法将罪状都归结到管理员的身上,陈煜只能懊悔自己身边带了个拖累,对她当然是没好气的。

楚长河和保镖本来就不太爱理她,所以这姑娘现在是在谁面前都得不到好脸色,只能是找安小语寻求存在感。安小语当然不会让自己成为她打发闷子的工具,生完火之后就去把他们收集的干柴给劈成了段。

陈煜看着好笑,说道:“你哥不会是把你扔给我们自己跑了吧?”

要知道他们可是已经付了几百万的定金了,如果管理员真的把他们带到深山里一走了之,他们能不能走出去还得另说。本来是说着玩的,陈煜自己都没当真,结果安小语却笑了。

“是啊,他打算把你们扔在这儿。”

“那你呢?”陈煜笑了:“他连你也不要了?”

安小语耸耸肩:“我自己能回去,你们回不去了。”

陈煜撇了撇嘴,还想要说什么,却被楚长河给瞪了一眼,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安小语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早就知道这两个人谁才是主导,也是觉得挺没意思的,她是真的想把陈煜扔进山里出不来。

那名保镖饶有兴趣地看着安小语,他能够感觉到安小语的不凡,这种不凡来自于人灵之体对于生命的本源压制,来自于安小语收敛在身体当中的法则之力,但是这些他肯定是都看不出来,所以非常的好奇。

虽然好奇,但是也没说话,这人真的是军伍出身,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边的队伍。

管理员没过多久就拎着两只兔子和两只鸡回到了这边,烤肉的香味没过多久便弥漫在了树林里面。累了一天连口热水都没得喝,楚长河他们早就已经饥渴难耐,把这些东西吃得骨头都只剩下一半。

于是夜晚降临了。

此起彼伏的狼嚎从深山中传来,女孩打了个哆嗦,虽然不满陈煜对自己的埋怨,可是还是缩进了陈煜的怀里,提心吊胆地说道:“周围的狼,不会找过来吧?到时候我们……”

保镖从包里面抽出了一杆枪,楚长河和陈煜也都是人手一把。在掏出枪的瞬间,陈煜甚至还偷偷带着俯视的眼神看了一眼安小语和管理员,结果却发现人家无动于衷,便有些挫败。

在他看来,别说对于他们这些山野村民,就算是帝都的 普通百姓,枪械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见到有人掏枪,总会有些动容。或者恐惧,或者憧憬,总之不会像他们现在这样淡定,就好像见过很多枪一样。

说实话,安小语是看不上他们这几把烧火棍,不过是手枪,而且不是电子制导,遇上狼群卵用没有,只能用来壮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靠在了管理员的身上,楚长河开口了:

“守夜怎么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