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4日 未分类 0

“你怎么做到的?”这一次的视线落在暖暖的脸上。

程嘉懿能吸收带着晶核的晶体不稀奇——在众人眼里,她做什么都不稀奇。

但暖暖可不一样,暖暖一直无法吸收晶体不说,在他们几个人心中,也一直将暖暖当做唯一的一个正常人。

不是变异的正常人。

可如今,这个唯一的正常人竟然也吸收了晶体,还是这种极为特别的,大家的心里说不出的五味陈杂。

他们虽然都希望身边的人变强,可从心底还是渴望还有正常的人,让他们对未来还保留一份希望。

暖暖就是他们的希望。

可如今,希望竟然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消失,还消失得那么彻底。暖暖从唯一一个正常人,一跃而成为变异人,还是有可能变异最深的变异人。

车里的空气有瞬间的凝滞。

暖暖看看大家严肃的面容,又看看失去了灰烬的手掌心,小小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看着姐姐,然后就这样了。”

程嘉懿接着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我……没有。”暖暖不知道该有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找感觉。

激情色诱百变女生

她听说过晶体的位置,也听亮亮形容过,但她找不到晶体在她自己身上存在的痕迹。

“有没有暖暖的,热热的感觉?”李玉指着自己的眉心,“这里?”

暖暖摇摇头。

大家互相看看,李玉伸手道:“我也试试。”

又一枚晶体被放在李玉手心内,好一会在李玉手心里也没有变化。

“蓝色的,我吸收不了。”李玉沮丧地将晶体还给程嘉懿。

杜一一摸出枚平常的绿色晶体,递给暖暖,暖暖用手心托着晶体半天,摇摇头。

“再试试不?”李玉问道。

程嘉懿和杜一一对视一眼,程嘉懿摇着头道:“晶核——我管里面的东西叫做晶核,我也是第一次吸收,其中的能量要超过外边很多。我担心……”

程嘉懿看着暖暖道:“暖暖,你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感觉没有,包括你的想法,有没有想要吃什么?”

“我不知道。”暖暖也知道她吸收了这个晶体是个大事,可她怎么也不知道她该又什么感觉。

前边车窗忽然被敲了下,坐在驾驶室上的亮亮递了个动静。

杜一一打开车门,是秦风。

“秦哥。”杜一一招呼声。

光亮从通讯车里偷出来,秦风见到车上满满的人,就站在车旁道:“程姐,安东那边说,今晚在医院里休息,明天一早出发。还有,医院的树木也是变异的,安东说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伊万准备一把火烧了。”

程嘉懿跳出车道:“烧了?就不怕那些虫子没了禁锢跑出来?”

“那些树会是禁锢?”秦风挑眉道。

“我哪里知道。只是猜里面肯定会有什么古怪。”程嘉懿耸耸肩。

她现在还有两个古怪呢。她和暖暖为什么都能吸收晶核?她还想要杜一一试试。

正说着,林子那边忽然一亮,一道火焰腾空而起,以燎原之势迅速蔓延。

“浇了汽油。”秦风嗅嗅,道。

火焰迅速窜起来老高,隔着还很远,程嘉懿都能听到树枝燃烧的噼啪声音,漫天大火中,枯硬的树枝就好像活过来一样,在火光中颤动着,燃烧着。

热量远远地传过来,燃烧中传来些焦糊的味道。不是木材烧焦的,更像是血肉烧灼之后的味道。

他们沉默地看着。不论那些树木怎么变异,只要不是如食人花般能移动,就只有被烧损的命运。

连同那些虫子。

“秦哥,你觉得安东能找到什么?”程嘉懿轻声问道。

秦风看着燃烧的林子,好一会才道:“也许能找到什么。”

也许?程嘉懿侧头看着秦风。车内的光亮映着他的背影,让他的面庞隐在阴影里,有因为远处的火光映照有些不真实。

“从研究所废弃的情况看,这里有可能是被清理过的。”秦风想想道,“至于是被什么人清理,是岛国自己人,还是外来人,就不好说了。”

“秦哥,要是遇到我们华国人怎么办?”杜一一忽然问道。

这话,程嘉懿早就想要问了,却一直不敢问。

他们现在是佣兵——至少是打着佣兵的旗号。

佣兵,自然是要为雇主服务的,尤其这还是他们第一个雇主,第一笔生意。

但要是遇到的是华国人呢?如果安东与华国人相安无事还好说,如果是站在对立面呢?

怎么会相安无事呢?

可要他们将枪口对着自己曾经的同胞?可就算他们放下枪,那些昔日的同胞会放过他们吗?

秦风看着远处的大火,沉默着。

在他心里,何尝不是没有答案。

火光冲天,他们心内却是冰冷冷的。

“过去看看。”秦风道。

将食人花留下,程嘉懿和杜一一跟着秦风往燃烧处走去。

“如果真有面对的一天,到那一天再说吧。”秦风说了一个不算是答案的答案。

林子的大火已经往深处蔓延一阵了,最外围的枯树树枝几乎都被烧成灰烬,树干也烧得黑黑的。正有几个伊万的人接近,飞起一脚,将最近的树从树根处踹断。

火光映照,能看到树干也渗出红色液体,空气中随即就弥漫出淡淡的血腥味道。

“假以时日,这些树会不会也能走能跳了?”杜一一问道。

在以前,这根本就是不用回答的问题,现在,听到这话的两人都思索了下,然后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在这个民变异的时代,不,是球生物变异的时代,大树树根变成腿脚,貌似也不会怎么奇怪。

脑海里都不由想象了下。

大树连根拔出地面,树根再地面健步如飞,树枝化作数十根长短不一的手臂,追逐着活物,将活物抓住,拉扯开……

就觉得遍体生寒。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统治地球的绝对不再会是人类。

“真有那一天,我们可能也不能活着等着那天了。”杜一一耸耸肩,忽然又想起来什么道,“那些虫子,真会乖乖地等着被烧死?”